少年游,秋夜寒,英贤酌酒谈笑平三国

[时间]:2013.10.02中午——2013.10.03下午
[地点]:延庆和昌平中间的水泉沟
[小伙伴们]:高中同学、高中校友、大学同学等共7人
[行程]:
10月2日下午12点半,地铁知春路站集合,乘车前往地铁昌平线终点站(下午2点在昌平地铁南邵站外面随便上了一路公交坐到昌平东关站,下午2点半坐上925路公交)
下午4点多,到达水泉沟站,下车,走了10多分钟到了农家乐入住
10月3日上午8点半至12点,走峡谷,看风景。
中午1点多,在水泉沟站,错过12点从延庆发车的925(下午3点,坐上2点从延庆发车了925路公交返回昌平,和来时路线一样返回北京)

此次出游得以成行实是各种因素共同促成的,一方面,原本我计划十一回家休息一会儿,但此计划被一些找工作/实验室项目的琐事耽搁了,于是就打算凑上鸳在北京附近找一个近一点的地方玩两天;另一方面,小鸟同学积极地想让一帮高中同学一起聚一聚。终于,出游安排在我的一拖再拖下在出发前3天被定下来了。目的地是延庆东面莲花山旁边的某峡谷。

2号的行程是以我们从PKU出发的同学的迟到开始的(插播一句,进入PKU后我发现这儿的学生老师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开会从不准时,常常是我准点到了会场以后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并无褒贬之意,想想或许这就是一个学校气质的一部分,期待有人能研究一下)。此后一路都很顺利,换乘,转车,一切按部就班,大伙儿聊着聊着就到了水泉沟民俗村。

当晚的重头活动是玩桌游,山里的夜空星星格外清晰,不过气温也是比市区低了好多,直接导致我们一吃完饭就回到住处桌游。牌局设在男生房的通铺上,一群人脱了鞋、盘腿围着坐在床上非常温馨,期间还有住隔壁的阿姨过来望了望说我们一家子住一个屋好热闹。营造出温馨的氛围的还有一大堆零食——在地铁站见到鸟同学时,小伙伴们纷纷被其超大塑料袋和一个纸箱装着的零食给惊呆了——以及爱情公寓常常出现的冰锐,小鸟同学买的这一堆吃的喝的(据说还带了个柚子)直接导致我不好意思拿出在超市买的那些火腿肠了。小鸟同学的准备不得不说十分充分,还带了支持蓝牙的小音箱,配合我的MP3,农家院瞬间变成小酒吧。于是,这个夜晚上演了一幕幕征服三国,征服意大利城邦的战役。

冰锐啤酒

冰锐啤酒

顺带说一句“佣兵天下”这款桌游,我发现身边的同学都很喜欢这个桌游,但我自己内心是十分不愿意拿出来让大家玩的,其原因在于这款桌游完全是单打独斗式的,讲究的是个人利益的最大化,游戏目标和规则中几乎没有需要玩家合作的地方,反而还有互相拆台的规则。这就导致了胜利永远属于个人,游戏过程中有时候会出现一丝丝的不愉快。在我几年的桌游经历中,玩这款游戏只有两次出现了有同学愿意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情况(其中一次的牺牲仍然导致了其他同学的不满意)。 再顺带说一句,小土豆同学曾经和我说过桌游最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习惯,甚至“情愫”。我深表赞同。对我来说,玩桌游的目标就是快乐,输赢无所谓,关键是大家能一同发笑一同吐槽。

3号早上吃完早饭后,由tree同学带路,7人便晃晃悠悠踏入峡谷风景区。这里的峡谷山沟很少有人工修饰的痕迹,水潭就是水潭,石头就是石头,没有专门铺石板,没有水泥,不过是在人无法通过处架了几座木桥。有趣的是这儿真正实行的是过路费制度,每到一处桥前面,都有几个当地村民守着收取过路费(一般是5元/人)。风景上来说,因为没有旅游公司对其包装和规划,所以整个峡谷并无特别奇、险之处,显得较为原始,整条游览线路更加像是游客们自己踩出来的,可观之景色也不少,大多数是谷中水流、散落的巨石以及两侧峻峭岩壁的组合景观。这样的峡谷,我记得以前和家里人在金华附近也玩过,那儿的巨石更为锋利,自驾,带上炊具和肉菜也是享受了极具特色的自然风情,不过没有像这次和同龄小伙伴们一起玩来得更放松和开心。

峡谷便桥

峡谷便桥

一路上基本上是多利同学在前面探路,他也是负重最多的,而作为导游的tree同学走在中间负责和收费“刁民们”砍价,鸳同学因为穿了双不适合淌水的平底鞋被一路人大叔鄙视了。我一般走在最后,这样在做出一些保护我脚踝的奇怪举动时没人看得见。

峡谷落叶

峡谷落叶

正午12点准时回到农家乐吃午饭,此后小伙伴们便踏上了漫漫回京路。尽管大家看上去都很疲惫,不过我想我们都是有了不少收获的,比如那个浓痰的笑话,比如五颜六色的冰锐啤酒和灯光,再如差了两百米而错过了第一趟公交车。我想,能和朋友愉快地聊天胜过峡谷里的自然风光。

Tags:

Leave a Reply

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