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得旧时梨园梦,不见那年人与花(上) – Secret Garden
Secret Garden
寻得旧时梨园梦,不见那年人与花(上)

时间暂时先停在2011年的12月12号下午,我坐在实验室里,等待着供货商送新电脑过来。一台8000+的联想台式机,无法提起我的胃口,只盼着早一分钟接收了机器便能早一点赶回百讲,那里正在紧张地准备着晚上的信科新年晚会。我的思绪也时不时的在各种开会、审节目、彩排的情景中飘来飘去。记得11月初最开始开部门会议的时候,刘主席说文艺部每年办两场晚会,我还没什么概念——估计很多人都是轻松地听着——谁能料到,仅仅半个月后,同志们的每天的重心都不得不放在了开会、讨论、排节目这些晚会的事情上了。

刚开始工作时,晚会节目严重缺少,外请嘉宾也都没啥头绪,到了11月中旬的时候,节目进度仍然很落后,大量的节目仅仅是联系了下而已。那时几乎所有节目都没法确定,只要有可能上的节目都会去和对方接触。11月底,得知辩论队没时间出节目以及DJ麦唱歌后大家忽然发现除了wanghan的小品再没有语言类节目了。时间到了12月3号这一天,终于把大部分节目一审了一遍,这个时候,听了部长、主席等人对各个节目的点评和修改意见,我才对整台晚会有个整体的概念。无疑很多节目需要修改,时间依然紧张。同时随着宣传的跟进,院内报名了很多节目,节目组忽然就发现节目过多,时间一点点逼近12.12,节目要去要留必须快做决定。从我的角度看来,晚会筹备时间短、审节目时间过晚是造成后期节目过多不容易删去的主要原因,但其实整个11月到12月份大伙儿身上的担子都很重,压力很大,只能在面对现实的基础上寻找最佳解决方案。无论如何,彩排这一天工作还是井井有条的,看了上午的彩排,我预感舞台效果会非常不错。下午彩排的关键时刻我却不得不在实验室。

5点半左右机器终于送到实验室,无聊打开qq,原本热闹的扣扣群那刻也无比安静。室友过来瞧了瞧并提醒我这个时候是晚会前最忙的时刻,于是我赶往晚会现场。进入百讲后发现自己没有任务了是最让我不安的事情。对我来说,不能参与到集体工作中是最难受的事情。记得是本科军训期间,起初很羡慕那些因病或者因文字功底好而不用参加训练只需要写写稿子的同学。后来轮到我自己了,因为要当合唱比赛的伴奏而不用参加后面的训练,自己单独找地方练琴去了。一次和做宣传的yijiMM路过烈日下站军姿的同学们,她看到自己的同伴们在这样受苦,半哭着对我说她心疼他们,都是刚进校的孩子,怎么可以这么被折磨啊。那时候我暗暗也有种情感想要涌出,不过不是心疼,而是羡慕,羡慕他们一起吃苦一起流汗,而自己只能站在旁边,仿佛自己不再是集体中的一员了。这种羡慕甚至会上升到一种恐惧感,似乎我必须把自己隐藏在人群中才会觉得安全。

虽然小学三四年级就单独登台演出过,但是我更喜欢和同学们一起在舞台的幕后忙碌,或是在合唱团的这样的集体中发挥热量。小学、初中的合唱团,元旦晚会,高中组织元旦晚会节目,本科参加军训,参加合唱团,参加团委学生会筹划各类活动等等,集体归属感在一次次排练一次次开会中渐渐加强,深厚的友谊也在这样的环境下形成。要说每个人都有个明星梦其实不假,我也梦想着登台演出获得掌声,这次晚会有幸获得一个酱油角色,可以在舞台上说几句台词,给观众们带去欢乐。不过一台晚会的成功与否终究是看组织者们的能力如何,是所有辛勤的幕后工作者撑起了晚会的精彩。

发表评论

textsms
account_circle
email

20 − 19 =

Secret Garden

寻得旧时梨园梦,不见那年人与花(上)
时间暂时先停在2011年的12月12号下午,我坐在实验室里,等待着供货商送新电脑过来。一台8000+的联想台式机,无法提起我的胃口,只盼着早一分钟接收了机器便能早一点赶回百讲,那里正在紧张地准备着晚上的信科新年晚会。我的思绪也时不时的在各种开会、审节目、彩排的情景中飘来飘去。记得11月初最开始开部门会议的时候,刘主席说文艺部每年办两场晚会,我还没什么概念——估计很多人都是轻松地听着——谁能料到,仅仅半个月后,同志们的每天的重心都不得不放在了开会、讨论、排节目这些晚会的事情上了。 刚开始工作时,晚会节目严重缺少,外请嘉宾也都没啥头绪,到了11月中旬的时候,节目进度仍然很落后,大量的节目仅仅是联系了下而已...
扫描二维码继续阅读
2011-12-19